700民工讨薪五年无果 开发商被指与法院合谋恶意欠薪

又到年底,农民工工资问题再次成为舆论的焦点,国务院及多部委和最高法、最高检等部门多次加大力度下发文件,要求解决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,但是在吉林省通化市,却依然有700多个农民工的工资讨要五年,仍然毫无进展。原因竟是承建商恶意转移财产,与律师合谋将民工讨薪拖入司法缠斗,而法院更是多次置司法程序于不顾,成为承建商恶意欠薪的帮凶。

\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农民工遭恶意欠薪 并被拖入虚假诉讼

范国福是一个在工地干了十几年活的农民工,前些年建筑市场一片繁荣,每年开春,他都会带着一些老乡出去打工,贴补家用之余,自己的小日子也越来越滋润。直到2013年的一个工程,让他彻底陷入了卖房卖车的惨淡境地。

2013年3月21日范国福与包工头尹树玉签订建筑工程劳务承包合同,甲方为长春建工集团汇鑫建筑有限公司(下称“汇鑫公司”),开发公司为东方置业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“东方置业”),范国福负责通化市高力御景首府三期(下称“御景三期”)约60000平米的全部人工劳务。

2013年11月9日,因东北气温寒冷,无法继续施工,高力御景三期工程停工,剩余部分尾活,双方约定2014年开春继续干完。已完成的工程量,双方核对价款为1786万元,至10月25日,甲方尹树玉拨付1097.42万元,剩余674.28万元未支付。

12月22日,在通化市政府多部门协调的情况下,开发商和尹树玉不得不给付农民工300万元人工费,但仍剩余374.28万元未支付。本以为政府给老百姓做主,范国福和工友们觉得工资有了希望,而此时尹树玉和律师李全有正密谋着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。

\

2014年1月初,范国福又上访到通化市信访局和建设局(通化市农民工劳动保障金由建设局收取),希望政府协调解决农民工工资问题,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尹树玉只交了61万元的农民工劳动保障金,而且已经启用完毕了。

高力御景三期总造价为一亿零八百万,为什么农民工劳动保障金只交了61万,而没有按照人社部标准缴纳?对此,通化市建工处副处长王冰表示:“该款项确实是交了,但是多少不清楚。”随后王冰推荐本报联系主管的一个甄姓处长,甄处长表示:“按照规定61万是不够的,这笔款项是通化市财政局会计核算中心转过来的,早在2013年已经启用。”但对于为什么少交的问题,两位处长均闭口不谈。

还没等范国福再次找政府帮助协调农民工讨要工资,2014年1月21日,尹树玉以长春建工集团汇鑫建筑有限公司名义起诉范国福,诉多支付范国福187.672万余元劳务费,要求退还并支付20万元违约金。

法院涉嫌程序违法 多次采访拒绝回应

范国福说:“白纸黑字写着还欠我374.28万元,但是尹树玉和律师李全有不想给农民工发工资,和东昌区法院合谋将我起诉,这样就可以逃避政府的行政命令,把我们农民工拖入官司中来,达到不给工资的目的。”

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,东昌区人民法院在2015年12月21日,将范国福名字改成“范国富”,以联系不到范国福和无法送达为由,将尹树玉的诉讼撤销了。

对于为何撤销起诉,本报联系了尹树玉的代理律师李全有,李全有称:“两年的时间,范国福失联了,根本找不到。”对此范国福表示,期间开庭三次,而且我们在中院和省高院还有诉讼,怎么可能找不到呢?当时范国福的代理律师邱金香说:“李全有当时多次亲自参加了庭审,范国福就在现场,说联系不到范国福纯属撒谎。”

范国福说:“审判长毛德义和尹树玉就是合谋拖欠我们民工工资,诉讼撤销以后还将13500元诉讼费一分不少的给尹树玉拿了回去,我打电话向法院纪检部门投诉,这是国有资产的流失,但他们说流失了也与我无关。”

无奈之下,2014年4月21日,范国福带着双方达成的协议书,将尹树玉、长春建工集团、汇鑫公司、东方置业、项目经理(担保人李润宇)告上法庭,要求支付工人工资。通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案件。

然而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直到2015年6月9日通化市中院才给出判决,已经严重超过审限期近八个月,更让范国福不能理解的是,在通信畅通的情况下,这个判决又过了四个半月才邮寄到他的手中。而且通化市中级人民法院的(2014)通中民初字第62号判决并未正常支持双方协议的374.28万,只支持了284.28万元的民工工资,东方置业也没有像汇鑫公司一样,承担农民工的连带给付责任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daruisoft.com//a/guoji/231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