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玫瑰医院 医生水平十分垃圾 面对受害者的维权医院采取暴力对

探索网 2018-06-27 11:09:13:上海玫瑰医疗美容医院,这是一家黑心医院。这家医院的医生水平十分垃圾,而且面对受害者的维权,医院采取暴力对付,就差公然打人了。Qvq-【我的情况】:我是2018/3/31在玫瑰医院注射了支品牌为BOTOX的瘦脸针,就是肉毒素。因为怕医生水平不好或者不认真,特意在打之前强烈要求只要维持咬肌别长太大,其他地方比如面颊千万别影响到,并且给医生看了照片和希望达到的效果。医生说效果你放心,不好来找我。结果如下:Qvq-(后果关键词:严重凹陷、全面下垂、多处变形)Qvq-注射完第3天面颊就开始凹陷,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整个人的脸全部凹陷,能摸到的就是骨头和下垂移位的脂肪。本身饱满的苹果肌也严重萎缩并下垂严重,面部扁平化,下垂形成严重的法令纹,颧骨特别明显,颧骨与下垂的皮肤形成两道明显的沟,那是六七岁的人才会出现的衰老症状。面颊两侧的脂肪也垂,形成两块明显的嘟嘟肉,本身平滑饱满立体的脸型,反而变成了扁四方型,要怎么难看就怎么难看。更要命的是,肌肉萎缩的位置很高,是从太阳穴开始往下的(太阳穴也有凹陷,大概只有额头没受影响了),笑起来的时候,颧骨两侧会出现明显的凹坑,坑外面就是突起来的褶皱不平的皮肤,会挤成一条弯延的小山脉爬在整个脸侧,完全变了形……Qvq-【出事后医院态度】:Qvq-1、医院一再拖延并推卸责任,居然说并不明显,这是正常的。Qvq-2、当事医生刘娟事后居然说她是可怜我才帮我打,没人帮我打的,下垂的问题居然说人反正会老的(这是人说的话吗?),还有其他不尊重的言语。Qvq-3、个人几次上门维权,除了被院方的一些人集体辱骂推出门外以外,还被几个打手一样的保安一起强行抢走我的东西并摔坏,而且有次还是在大街上,众目睽睽之下,众多市民都忍不住帮我说话。Qvq-警察过来也只是息事宁人,根本没用,把我弄回派出所把我教育一通,甚至还让我写什么书面认错书被我拒绝了,而医院的人反而什么也没说。他们当街抢劫行为就这么不了了之。我身上被那群恶棍一样的打手弄得多处淤青,十多天还没消退。Qvq-警察的职能在哪里?是不是只要没人闹事他们就万事大吉?而且处理的时候谁好对付就对付谁?教育我一个女孩当然比对付医院来得容易得多。当时众多市民没走都在旁边为我说话的时候,警察可就不敢这样的。Qvq-【医院问题很多却继续招摇撞骗】:Qvq-1、警察亲口告之,这家医院经常有人上门维权,高达数百起,他们经常到这里出警,但也管不着。Qvq-2、查了下法院起诉案有几十例,但是受害人胜诉的却不多,赔偿更少。Qvq-3、医院经营也存在问题,经常变更工商登记,工商部门对玫瑰医院进行过多次罚款并警告,还聘请一些没有资质的医疗工作人员。Qvq-4、律师帮忙查询到,这家医院背景水很深,属于莆田系,跟上上下下的关系就非同一般了。Qvq-医院广告到处飞,还有很多人是从外地赶过来的,玫瑰医院不停地一边光明正大的收钱,一边做着可恶的刽子手,不知害了多少人。没出事还好,出了事那就算你倒霉,反正消费者维权无门。Qvq-就这样的医院,居然还能稳稳地经营十来年!Qvq-【艰难维权之路,引发深思】:Qvq-1、咨询过多名专业律师,现在的医美事故,如果没有定到毁容级别,赔偿很低,律师都不愿意接。当然很可能官司白打,花了钱费了精力最后什么也没得到。即使胜出,法院也只就产生的费用进行判赔,精神损害费一般没有,即使有,也就几千块。Qvq-法律对于这方面受害者的保护,可以说几乎为零。Qvq-2、鉴定:面部的鉴定级别不高,不同于断手断脚,除非达到相当级别的损伤,甚至产生了功能性损害,才会定的比较高。大概中国的医疗鉴定机构,认为面部压根不算事,美不美就不是他们的认定范围,脸变形只要不是特别厉害就都不算事。Qvq-可笑吧?一边是社会极度对美貌的追求,比如满大街、满屏幕的美容广告,明星的容貌宣传,到处可见的美容医院或工作室,求职、相亲……都离不开对容貌的评价,国家允许数以万计的美容医院拔地而起,但是对相关医院的监管、对消费者的保护、甚至哪怕对于损害的定性方面,却还停留在70年代。这是多么滑稽的乱象!Qvq-很多医生一点美学都没有,甚至有的没有执业资格,就敢在人脸上瞎折腾,全把人当实验品了。这中间还有相当部分是完全没有职业道德和责任的,就比如给我注射的这个刘娟医生。Qvq-现在的医美,过度、夸大宣传,但却从不提风险。一般人对于医学都是外行,多半就是选择相信了。这家医院的销售更是对消费者狂轰滥炸,多人联系一人,以电话、微信等多方式诱导客户上门,宣称某某明星也在他们这做过。怕客户走掉就说搞活动最后几天了,促使其立马消费。并大力诱导二次消费,比如3个月后记得要来注射第2次呀。而后来去第九人民医院咨询了几位专家,才知肉毒素这种毒性药物,半年内是不建议2次注射的(且剂量要严格控制,还有手法问题)。而我当时才注射完4个月,医生明明知道,但为了赚钱,还是照样给我打第2次,并且大剂量用药,手法还很差!Qvq-3、警察与医调委:警察和医院让我去找医患纠纷调解委员会,那边工作人员说:哪怕医院全责、在手术台上把人做死了,也就赔一百来万(意思是让我想想,你想争取赔偿的数额想清楚了,别怪我没提醒你)。心寒啊,现在的老百姓这么命贱吗?这医调委的人,在没听完我的描述,就急着丢出这么一段话,是站在谁的立场说话呢?Qvq-4、个人协商无果、上门维权被警察带走或被医院保安暴力对付、三方调节也没戏、法律途径也没好果子吃,难道就这么吃哑巴亏吗?Qvq-【姐妹们,你们在哪里,一起曝光他们,一起维权】Qvq-当今社会,媒体才是社会法制的推进者,黑暗的东西只有被媒体曝光才会得到重视。Qvq-就算不能获得赔偿,我也不希望更多的人再去受害,再被这家黑心的玫瑰医院所伤。Qvq-Qvq-转自 (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daruisoft.com//a/shehui/29910.html